位置:首页 > 怀旧美文 >

西塞山下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21 11

喜欢了那么多的诗词,到最后,依然不减对这首词的热爱。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是唐代诗人张志和的词《渔歌子》。最初认识它是在小学语文课本里,和宋代诗人王安石的《忆江南》选录在了一起。当时尤爱读这首词,那时候并不懂何为意境,只觉得朗朗上口,和歌词一样押韵又好记。

自从背过后,就没有再忘记过。我觉得这词真的写的好成功,能够让人自然而然把它记住,并且不再忘记。多少华丽的诗词极尽修饰,弄得佶屈聱牙,好评自然多,然而能够走近它的人只是少数。在文化的传播里,需要的更多的是这种简洁却不失端庄美丽的诗词。多少人就是在这种简单诗词里发现了古文的魅力,多少人就是在这其中有了进一步学习的兴趣。西塞山,我不知道那是哪里。只能凭想象构建一幅又一幅的画卷,想象着那些美丽与缤纷。

那是四月的春天吧,桃花开了一片又一片,粉红色的云团那样美好的装点在了西塞山的山坡上。那样美的粉红桃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羞涩的面颊上的红晕,见者都不由心生爱意。在那抹云霞之上,有几点白镶嵌,原来是几只嬉戏的白鹭,此刻从空中飞了下来,在地面做短暂的停留。它们漫步在繁花似锦的桃花林,悠闲地踱着又红又细的长腿,从这棵树下移到那棵树下。

白鹭的雪白与桃花的粉红相互映衬,更添一分魅力。忽的,白鹭们展翅高飞,从桃花林上空直奔蓝天,它们排列成行,向更远处飞去。那几翅振臂,惊落了枝头的几许桃花,地面更添缤纷。春雨过后,河水上涨,漫过了旧日的河岸,这条河仿佛宽阔了很多。水里来回游动的,是这里的鳜鱼。几只聚在一起,仿佛是在嬉戏,还有的静静的定在那里,好像在发呆。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它有什么可发呆的呢?河面上水流的并不急,那些被风卷过来的桃花浮在水面上,起起伏伏,给底下的鱼儿送去一点乐趣。

下雨了。春雨总是这样柔情蜜意,细细的雨丝从天而降,被风吹成了斜斜的雨幕。都说春雨像牛毛,果然不假,虽然密集,却不能阻碍人们的行程。你看,对岸那垂钓的老人还在稳稳的坐着呢,他穿好蓑衣,带好斗笠,依然神态自若的望向河里。他必然知道,这里的春雨不会打扰到他的垂钓,不用急急的赶回家里。斜风中,细雨里,西塞山的桃花依然绯红如霞,白鹭却不知飞去了哪里……也不知渔翁今日的竹篓里装进了鳜鱼几许……

好想融入这幅山水里,作那名垂钓的渔夫。任斜风细雨,花开花落,终在西塞山的茅庐里寻得人生安逸。外界的风风雨雨,人世繁华,不如这山中生活,远离尘嚣,回归本真。我永远记住了那样的画面,远处桃花红如霞,这里微风细雨,垂钓的人不曾离去……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