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怀旧美文 >

土土土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26 22

土土土

春风挑逗着窗子上某个松动的零件使它在我耳旁很机械的抖动又发出低沉的哼唱:呜呜呜。

这是春天是清明以后的风,风寒寒的给想急于摆脱它拥抱春天的人一个警告,我还在这里。

登临单位五楼最高处而下望,房子小了很多可以成片成片的观赏,远处的人也小了不再高大伟岸,那些车和车里的人也不再霸气十足横冲直闯,远处也没有什么再高的大楼伫立一切温顺和谐,站的高与站的暗不同宏观微观都不是人的世界。继续提升自己的心内视野或许可以看清下界奔波的人群是为了什么,也可猜透忙碌于院中深藏于屋内人的理想叫什么。

一个熟悉的叫卖声由远而近飞入耳中,这声音陪伴我有十多年不少特别是到冬天,我闻声识人他的摸样自然浮现在我眼前。“谁要土啊”,声如洪钟,他大多是空心堂子穿件棉袄腰间扎一条绳子,黑红的大脸花白的短发鼻直口方。最早记得他是手推独轮车两边两框像核桃石一样的块土带着白线有暗红色的诱惑,这样的土块粘劲十足活出的湿煤尽烧只在城南一带少有。我迅速分检下届的人流车流,用目光扒拉开一堆一群,看他特立独行还在卖给那些为下一个冬天早做准备的人,这卖土专业户如今不再使用手推车而是大马车拉得多来回快。“谁要土啊——”,音调纯正明亮宏大还带着一多份自豪,声未加疾而闻者远音未加重而需者急他如平素一般人样子不忙不慌。当一车车土进入千家万户,和着煤的热能化青烟变身躯再次回归,它还是土。他把土搬来你再搬回去他得到金钱你得到热量而土却没有失去原来的摸样这是为什么虽然我们生活在土里,与土为伴土里刨食,好像只有土是可以轮回似的这个世界的其他都是一次性东西。如此想像就希望不要再有黄土买卖不要让黄土流失别让黄土变摸样,记忆里“谁要土啊”的喊声不复存在而他的一念邪恶却成鬼成精开发商。

我在安安的工作室内喷云吐雾凝思流笔,争论邪笑厮打。

争论有利于口才,疏通了思路,显示肌肉袒露了雄略。邪笑慰藉了憋闷,享受了狂妄,压缩了空气膨胀了躯体。厮打发泄了仇恨,丈量了义气,证明了野蛮交叉成死结。

他忌讳有人说个黑字,你偏当着黑人说黑话。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立在门前摇头摆肩膀,腆胸叠肚皮,他分头发白脸颊衣服挺鞋子亮只有出口不凡:啊,了不得,真了不得。这事没说完一转身看到一花盆,嘿,来机会了:你这花不错,看你个破烂花盆,黑的像个油大袋三十年没刷过。

这是一对厂长,这是厂长指着副厂长在说笑。我看见副厂长的黑脸又增色不少,却不见厂长的话语褪颜色。副厂长在厂长的一手提携下才有今天,但未必就不想早一点取代他。

我愿意冷眼看这样的笑话,因此我的嘴里经常是一下把牙全部咬碎突又开出满嘴的鲜花。

强行记忆

在电视台还不提供二十五小时节目的年代报纸和杂志也是热门消息的主要来源,一些非凡人士独具非凡创造力的消息也经常把我过目感染得一塌糊涂的同时,我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比如欣赏他们的风姿和学识之后会啧啧称奇,有时也会被他们离奇古怪的人生经历和艰难奋斗史感动的热泪盈眶而久久不会联想,也有被他们雄辩的口才和绝妙连珠的阐述串动的跃跃欲试,特别是那些在电视里表演被科技浓缩了的小人,但更多时候则是不怀好意地对他们隔岸发问和质疑以至于几次想冲到荧屏前面与他们对打几个回合理由是:他妈的一上电视就变成小人。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怪我听得太认真分析出了逻辑错误惹得祸,后来又想他们与我之间没有多少差别在时间上,大脑利用率也不会多于我,他们又不比我努力因此差别全在天时地利人和。

八七年四月我参加了一次省科技干部局组织的英语考试,自我感觉没脸上台把卷子亲手交给监考老师因此放在桌子上起身就出了考场我想这下完了,真是不考不知道一烤就糊黑,我想不是我们单位最后一名也是全场最后一个也或是我们电子系统的倒数第一但绝不会是全省末尾。想我也算在英语界摸爬滚打多年的江湖老手虽然无宗无派又不是天生学英语的材料,但我始终在坚持因没有女朋友又不想碌碌无为又不会钻营取巧上不巴结下不捞外快,但我又想如果这次考公共课而不是专业科技英语或许啊。

明天母亲就从临沂回家来,母亲不在家的日子我就从集体宿舍回家住以便打扫买办做饭给爸爸。还是在家睡的好啊,以后就又会夜夜眠宿舍无论是节日夜生日夜还是酷暑严寒风雨雪,心安烦躁夜感冒发烧夜。

我们是不甘沉沦的三兄弟,俩哥哥是我的榜样,虽然他们还没有找到成为有钱人的途径也没有告诉我他们到底为什么想成为有钱人之后再进入上流社会。但我的理想似乎不在这里,我得先找个对象,有个媳妇人生就齐活应该是这样我想。

傍晚时分一只离群的鸟一次又一次地直扑进我家合院中那一角青枝绿叶错落有序的藤蔓里迷藏,它忽进忽出蹦跳腾飞,这里低头啄啄那里歪头瞧瞧,它飞去又飞回不知它在寻找什么这里有什么是它忘不掉的,真是鸟性耐我寻味。我是花盲更是鸟盲不知道这是一只什么鸟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但它至少没有一去不复返的意思,因此我就观察了它一下:它有灰绿色的羽翅像极了一绿荫甲壳,青淡淡的胸脯灰白挺拔,白中含红的劲腿细瘦靓丽,黑褐色的尖嘴嘴角处有肉色。最漂亮的是它的眼睛:大而圆黑又亮不说单是那眼角处的眼线,那浅灰色在紧凑又精致的头部看上去是分明的白色,它从滴溜警觉的大眼睛上下分别出生一直环画到眼角处汇合,再有上帝一笔勾下收尾,末尾还是尖尖长长的,整个看上去是一立体感很强的箭头似的。这使我联想起那些描眉画眼的女孩子来,亲,不会是跟鸟学的吧。

我拿出我的箭来看了看,它性奋地说:我可以射只鸟啊。说着说着就流泪,我汗。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